趣发彩票

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生活日记 >> 融钰”假央企”门调查::百亿合作方什么来头?

融钰”假央企”门调查::百亿合作方什么来头?

小展 2018-07-27 0
浏览次数137

曾陷入 “假央企“争议的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宇”)再度闪现A股市场。

7月11日,融钰集团(002622.SZ)称与香港公司“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国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打造百亿投资平台。

随后有媒体质疑,中核国财疑似与一家“中国华宇”公司相关联,而中国华宇此前曾自称为央企“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核集团”)子公司。7月13日和7月23日,融钰集团两度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追问中核国财产权及控制关系。

对于这一问题,融钰集团的最新回复称,基于地域限制等因素,截至目前无法确认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

不过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查询,中核国财确曾与中国华宇存在关联:中国华宇穿透后曾持有该公司股权;与此同时,中核国财目前股权层层穿透后,股东并未与任何央企产生关联。

被媒体关注到的中国华宇,此前被打上“假央企”烙印:该公司此前曾因为多个“劣质”P2P公司“背书”的传闻,被推入风口浪尖;还曾试图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参与平潭发展(000592.SZ)的重组计划,并间接持有迪威迅(300167.SZ)股票。而无一例外,在对外宣传中,中国华宇的央企背景被屡次提及。但在今年2月,中核集团声明称中国华宇“不是我公司出资成立”。

与融钰集团达成百亿合作、控制权成谜的中核国财到底是什么来头?再次被关注到的中国华宇,为何会有央企的身份“误解”?通过公开信息、法律文书、历史报道、接近中国华宇相关人士访谈等多个渠道,网易清流工作室试图揭开真相。

A股市场的“假央企”身影

一份于近日公布的百亿元合作方案让中国华宇再度被推向台前。7月11日,融钰集团公告称,拟引入中核国财作为战略投资方,合作方向包括中核国财战略入股上市公司,3年内打造100亿元基金投资平台,并联手开发“一带一路”工程等。

在合作方案中,融钰集团特别提出其为中核集团的合格供应商,并介绍了中核集团的相关背景。融钰集团称这次与中核国财的合作将“打造央民合作新平台”。不过很快,中核集团方面便对《证券时报》澄清中核国财并不属于集团公司。

这一“罗生门”引来深交所关注,要求融钰集团说明中核国财产权及控制关系。而融钰集团则回复称,中核国财母公司为注册于香港的深圳中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中核集团”),基于地域限制和政策因素,“截至目前无法确认中核国财的产权及控制关系,因此无法确认其是否与央企存在关联关系”。

通过查询香港企业信息,网易清流工作室得以勾勒出中核国财的股权结构。中核国财母公司为香港中核集团。香港中核集团成立于2018年4月18日,由注册于北京的中核建工全资持有,董事是一名来自广西桂林的自然人“饶骅”。

北京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中核建工目前股东为2家:中核国财和香港公司“中国原子能投资集团”。网易清流工作室掌握的中国原子能投资集团于7月18日披露的年报显示,其为中核建工全资子公司,董事则为“饶骅”。

清流|融钰假央企门调查: 百亿合作方什么来头?

(▲中核国财目前股权关系图)

也就是说,拟与融钰集团合作的中核国财,从目前股权结构上看并未与任何央企产生关联。

而追溯中核建工历史沿革可知,2017年6月5日至2018年3月7日,其为中国华宇所持股的“国财国投股权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中核国财董事饶骅还是曾有华宇背景的中核建工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倪娜的商业伙伴。在此情况下,有媒体认为中核国材或为中国华宇在香港注册的“新马甲”。

早前,中国华宇就曾打着央企中核集团子公司的名号公开活动。而此次中核国财又一度被战略合作伙伴融钰集团认作央企“中核集团”背景。中核国财和中国华宇之间是否存在关联?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到中国华宇与中核国财方面对此事的回应。

融钰集团并非与中国华宇相关子公司产生联系的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1月29日,平潭发展发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拟以现金6.32亿元购买中核资源旗下5家全资子公司100%股权。根据交易报告书,中国华宇间接持有中核资源48%股权。平潭发展在交易报告书中称,中国华宇为全民所有制企业,主管单位为中核集团。

4月9日,中国华宇旗下全资子公司还通过增资入股方式持有迪威迅控股股东安策恒兴38.47%股份。在迪威迅披露的控股股东股权结构变更公告中,中核集团被认定为中国华宇100%持股母公司。

“假央企”中国华宇真相

一切的争议归结于中国华宇与中核集团的关系。

仅从股权结构上看,平潭发展和迪威迅披露的中国华宇股权架构并无差错。根据北京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中国华宇成立于1988年4月,注册资本347万元,为中核集团全资子公司。

在中国华宇与一些地方政府的合作活动上,其央企独资公司的背景被频繁提及。更为重要的是,今年年初根据《中国经营报》统计,有21家P2P平台与中国华宇关联,其中部分平台已经清盘倒闭。当时有媒体直指,中国华宇利用央企背景为多个问题P2P平台“背书”并从中牟利。

在此传闻下,中核集团2月6日发表声明称:“华宇公司不是我公司出资设立的公司或企业。华宇公司设立的各种冠以“中核”字号和号称中核下属公司的企业或机构,均未经过我公司批准。华宇公司及其子公司各类行为均不能代表我公司及我公司所属成员单位。”

通过多个路径调查,网易清流工作室试图厘清中国华宇与中核集团的关系。

根据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一份出版于1998年10月的《广东大经贸》杂志中一篇名为“跨国贸易的险恶陷阱”的文章显示,中国华宇最早隶属于国家某委体育发展公司,后转靠国家某部科技发展咨询中心。中国华宇首任法人代表、总经理邹登岭历任北京海淀区法院办公室主任、副院长、海淀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等职位。1991年,中国华宇在“一无资金、二无货源的情况下”进行贸易诈骗。1998年,邹登岭因合同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

此后,邹登岭之子邹益群担任中国华宇总经理一职。根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的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明,中国华宇系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是邹登岭,而授权委托书证明,委托邹益群全权处理中国华宇的业务及有关事宜。

“最早中国华宇是通过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部门创立,后来国家要清理整顿相关公司,中国华宇就通过中核集团重新注册,挂靠中核集团名下。”一与中国华宇接近的相关人士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大约在2006年,由中核集团任命的李军取代邹登岭担任法人代表,该人士透露,在此之前李军是中国华宇的副总。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到中国华宇核实此事。

根据上述人士说法,虽然中国华宇是自主经营,但公司章程、法人变更等事项均需要得到中核集团的批准。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到中核集团对此说法予以评论。

而一份发于2017年4月17日的终审民事判决书或许能说明中国华宇与中核集团的关系。该判决书引用2013年海淀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其中认定中国华宇划归中核集团管理后,其人员不列入总公司正式编制,该公司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

对此,多位律师对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称,判断两公司的股权关系“要以工商注册信息为准”,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补充,母公司和子公司是独立的法律主体,一般来说,子公司的违法行为母公司不存在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事实上,从最早的邹登岭诈骗案件,到后来被媒体直指为问题P2P平台站台,自主经营的中国华宇多年来不乏负面消息传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李军成为中国华宇法人代表时,公司已并无过多固定资产,几乎是“空壳”。不过这一说法目前未能得以证实。

可以查证的是,在中国华宇设立的64家子公司中,过半公司成立时间未满5年。而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中国华宇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6次,其还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中国华宇投资的子公司也有部分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或被最高人民法院吧列为失信公司。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